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作者: 馬克·吐溫 美國 演播:艾寶良
《百萬英鎊》
我二十七歲的時候,在舊金山一位礦業經紀人的手下當雇員,我對
證券交易的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熟悉。當時我在世上無親無故,除了聰明
的頭腦和清白的名聲,我簡直是一無指靠,可是就憑我這些條件,我就
能走上一條最終發跡的康莊大道。
我對這個前景感到很滿意,每星期六的下午,收盤之后的時間,我
自己支配。我習慣的休閑方式,是在海灣里駕駛著小帆船,一天我膽子
太大了,結果把小船遠遠的駛進了大海。黃昏到了,當我幾乎絕望的時
候,被一艘開往倫敦的小型的方帆雙桅船救起來了。旅途漫長,風濤險
惡,船上管事的,沒讓我出船錢,只是要我不拿工資干普通水手的活,
用這個方法來抵賬。
當我在倫敦登岸的時候,身上穿的是一堆破爛,口袋里只裝著一美
元,就靠著一塊錢,我勉強維持了一天的食宿,第二天我就既無果脯之
糧,有棲生之所了。
第二天上午,大概十點鐘左右,衣衫襤褸,饑腸轆轆的我,步履蹣
跚的在波特蘭廣場附近徘徊著。一個小孩子讓保姆領著,在我的身邊經
過。他把一只甘美無比的大鴨梨只咬了一口就扔到了陰溝里。我當然站
住了,充滿饑渴的眼光,死死的盯住,那沾滿了泥污的寶貝,我嘴里滿
是口水,我胃里著時需要它,整個生命都渴求它。然而,每當我挪動身
子想要把它撿起來的時候,總會有過路人的目光窺透我的意頭。我當然
只好站直了身子,裝出一副冷漠的樣子,好像自己對那只鴨梨根本沒有
起過任何念頭。這樣的情景重復了好幾次。我始終未能把那只梨弄
到手。當我終于下定了決心。準備不顧一切羞恥,把梨一把抓起來的時
候。我身后的一扇窗子推開了。一位紳士向外喊道:
“哎,先生,請你進屋來。”
我被一名身穿華麗制服的仆人領進了一個豪華的房間。屋里坐著兩
位年長的紳士,他們把仆人支走之后,請我坐下來。他倆剛用完早餐。
看到吃剩下的食物,我幾乎無法自持,面對著那些好吃的東西,我差點
失去了理智。但是,既然主人并沒有請我品嘗。我就得極力的忍受著這
種痛苦。當時,我對不久前在那里發生的事,還一無所知。是啊,我是
過了很多天以后才得知這個情況的。不過,我想現在我就把這件事情告
訴你們。是的,兩天前,這老哥倆曾經進行過一場熱烈的爭論,最終他
們倆決定,采用英國人解決一切問題的方式,打賭來決定勝負。
大家想必還記得,英格蘭銀行為滿足某個外國做某項公共交易的特
殊需要,曾經發行過兩張大鈔票。每張票面都是百萬英鎊,不知道什么
原因,實際使用并注銷的只有其中的一張。而另一張大鈔票,仍然躺在
銀行的保險庫里。呃,是這么回事。老哥倆在閑談中偶爾想到,如果有
一個非常誠實和聰明的外地人流落到倫敦,他在這里連一個朋友都
沒有。身邊除那張百萬英磅大鈔外,分文全無,并且還沒法證明他就是
那張大鈔的合法所有著,那么,他的命運將會怎樣呢? 一個說,這個人
會餓死。另一個說,絕不會,一個說這個人不能把大鈔票拿到銀行或其
他方面去用。因為他會當場被捕的。于是老哥倆繼續爭論下去,直到那
另一個說他愿意拿兩萬英磅打賭,他認為這個外地人靠那張鈔票,不管
怎么說也能活三十天,并且不會進監獄。他的兄弟接受了他提出的
條件,于是,他們就直奔銀行,把那張大鈔票買了回來。
你瞧,他像個真正的英國人,渾身是膽,雄赳赳。接著,他口授了
一封信。由他的一名秘書,用漂亮的正楷寫下來,然后這哥倆就在窗前
坐了一整天。想物色一名適當的人選,把信交給他。他倆看見了許多面
相誠實的人走過,但這群人又顯得不夠聰明。許多面相聰明的人,又顯
得不夠誠實。許多面相即誠實又聰明但是又不像窮人。還有些人雖然具
備了上述的三個條件,但是又不像是外地人。在我走過之前,他們倆看
到的人總是有欠缺。他們倆認為,我符合全部條件,一致選定了我。現
在我就在他們的家里等著。想知道,他們把我叫進屋來的原因。他們開
始問我,有關我個人的問題。很快就弄清我的來龍去脈,最后他們告訴
我說,我完全符合他們的意圖。我說,我真的很高興。并打聽他們的意
圖,究竟是什么。老哥倆之意遞給了我一只信封,說是我可以從中得到
答案。
我剛要把它拆開的時候,他們說不要拆,要我帶回寓所,然后仔細
的看,不要慌不要忙,我滿腹狐疑,要求他們把這件事情解釋的稍微詳
細一點。但是卻遭到了拒絕。于是,我只好告辭,心里感到很屈辱。這
明明是個惡作劇之類,而自己成了他們取笑的對象。然而,我必需
忍受。因為按照我目前的處境,我是不能對有財有勢人物加以我的
侮辱,表示憤恨的。現在我真想把那只梨撿起來當眾吃掉,但是找不到
了。就為了這樁倒霉的買賣,把梨都丟失了。想到這一點,我對這兩個
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我剛走到看不見那座房子的時候,就把信拆開。
我看到里面裝的錢,我要告訴你,我對這兩個人的看法改變了。我一秒
鐘都不耽擱。把信和錢往背心的口袋里一塞,就沖進了附近的一個廉價
餐廳。啊,瞧我是怎么吃的,當我把肚子撐得多一口都容不下去的
時候,我拿出了那張鈔票。我把他打開,只看了一眼,我就差點沒暈過
去。百萬英磅和五百萬美元。怎么啦,它讓我感到天旋地轉,我準是,
暈乎乎的坐在那,面對著那張鈔票直扎馬眼,足足有一分鐘,才清醒過
來。接著,我第一個注意的目標,就是那家餐廳的老板。他的眼睛盯住
這張鈔票,他整個人都僵住了,他全身心都在頂禮膜拜,但是看樣子,
似乎手腳都不能動了。霎時間,我有了主意。我采取了那個場合唯一合
理的行動。我把那張鈔票遞給他,以漫不經心的口氣說,
“請你找一下。”
他也恢復了常態,嘴里連聲的道歉,他實在是找不開。我把鈔票
往他的手里塞。他卻連連縮手,連碰都不敢碰。他想看那張鈔票。他饑
渴的目光牢牢盯著它,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夠。但是,他不敢碰它,
似乎,那是一件圣物。絕不是可憐的肉身凡胎可以接觸的,我說:
“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不過,我還得請您給破開。我身邊只有
這張鈔票。”
他說:“這點小事不算什么。”他很樂意把這比小賬延遲到下次
再收。
我告訴他,這一陣子。我可能不會到這一帶來了。他說那毫無問
題,他可以等。不但如此,你還可以隨便選擇任何時間,來吃任何
食物,并且愿意什么時候付賬就什么時候付賬。呃,他說,說我完全是
因為生性詼諧,才故意這樣的穿著打扮和大家在開玩笑。他希望自己沒
有因此就懷疑起像我這樣一個有錢的紳士來。說到這,另一位顧客走了
進來,老板示意讓我把圣物收好。別讓他瞧見,接著。老板一路打躬作
揖把我送出了店門。
我回到了那兩位兄弟的住宅,乘著警察還沒有把我拘捕。想請他們
幫助我糾正剛才發生的錯誤。我緊張極了。說實話,我害怕得很,當然
這并不是我的錯,我洞悉人情事理。我知道當他倆發現把一張百萬英磅
大鈔錯當成一英磅送給一名流浪漢的時候。一定會把滿腔的怒火發泄在
他頭上的,而不會通情達理的責怪自己的眼睛。當我來到那座房子的前
面的時候,緊張的心情有所緩和,因為那里面一片明凈。這使我確信,
他們尚沒有發現這樁重大的錯誤。我拉響了門鈴,開門的還是剛才的那
位仆人。我說想見那兩位紳士。
“他們不在。”仆人用的是一種慣用的傲慢的和冰冷的口氣。
“什么,不在?那么請問他們在哪?”
“出門旅行了”
“去哪了”
“我想是去大陸了吧。”
“大陸”
“是的,先生”
“去哪,走那條路線呢?”
“說不上來,先生。”
“那么,他們什么時候回來呢?”
“他們說過,過一個月。”
“哦,一個月,太糟了。請你盡量給我想個辦法。我要給他們說句
話,對,這是,這是一件極端重要的事情。”
“真的,我不能。他們在哪,我一點不知道,先生。”
“那么我一定要見這家的其他主人”
“其他主人也不再,出國都幾個月了。我想,是在埃及或者是印度
“老兄,這里發生了一件大錯。不等天黑,他們準會回來的。請您
轉告他們好嗎?我來過了,以后還要來,直到把這件大錯糾正過來,是
的,請他們不必擔心。”
“哦,如果他們回來,我會轉告他們的。不過,我看他們不會
回來。他們說來的,他們說,要不了一個小時,你就會跑來打聽一件什
么事。不過我必需告訴你,事情一切正常。他們會及時回來,在這等候
你的。”
于是我只好放棄努力,離開那里,這一切究竟是個什么樣的迷呢?
我幾乎要發狂了。
他們會及時回來的。這是什么意思呢。哦,也許他們的信能夠提供
答案。我把他們的信忘掉了。我拿出信來看,信是這么寫的:看你的臉
就知道,你是一位即聰明又誠實的人。我們推測你很窮,而且是個外地
人,你會發現信封里裝著一筆錢。這筆錢借給你30天,不要利息。限期
結束,請來我們這里向我們匯報,我拿你打了個堵,假如我贏了。你將
獲得我能指派的任何職位。也就是說,你能證明自己既熟悉又能勝任的
任何職位。沒有簽名,沒有地址,沒有日期。好啊,我掉進事非圈
里了。大家對事情的起因完全清楚,可是當時我卻一無所知,在我看來
這是個深不可測的黑色的迷魂針。我一點也不知道,他們倆玩的是什么
游戲,也不知道,他對我說是個禍害還是件善舉。
我走進了一座公園,坐下來好好的想,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該
怎么辦才好呢?一個小時以后,我經過推理,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也許
他們倆對我抱著善意,也許,他們倆對我抱有惡意,究竟如何沒法
斷定。由它去吧。他們正在玩著什么游戲,搞什么陰謀,做什么實驗之
類,既然沒法斷定,由它去吧。他們拿我打賭,弄不清堵的是什么,由
它去吧。對于無法確定的事,就這么處理了,至于剩下的事。那倒是明
確無誤的,實實在在的有把握加以歸類的,和確定的。不過我要求英格
蘭銀行把這張鈔票放進它主人的帳戶,銀行會照辦的,因為他們知道它
屬于誰,盡管我不知道。問題是他們準會問我這張鈔票怎么會落到我的
手中的,如果我對他們說真話,他們就會把我送進收容所,當然,如果
我編造謊言,他們就會把我投入監獄。如果我把這張鈔票存入任何一家
銀行或者拿它抵押貸款,結果也是一樣。看來,在他們回來之前,不管
我愿意不愿意,我只好始終把這個沉重的負擔帶在身邊了。
它對我毫無用處,就像是一把爐灰。然而,即使我們沿門乞討的時
候,還得小心的照料它,仔細的保管它。即使我想把它送掉,也一定送
不出去,因為無論誠實的公民,或者是攔路打劫的強盜。都不會接
受它,我與他發生什么瓜葛。這老哥倆沒有任何風險,即使我把他們的
鈔票弄丟了了,燒掉了,他們仍然萬無一失,因為他們可以掛失,銀行
會讓他們的錢,完好無損。可是我卻要在沒有工資,沒好處的情況下受
一個月的罪,除非,我能幫助老哥倆之一打贏他的堵,不管他打的是什
么堵。我就能獲得,他答應我的那個職位,我當然想取得那個職位,像
他們那樣的人能夠指派的職位是值得我去爭取的。我對那個職位,充滿
了遐想。他想,我的期望值開始增高。毫無疑問,薪水準低不了。過一
個月就可以開始就職了。從此我將一帆風順。頃刻間我的感覺變得極為
良好。這時我又在大街上踱步了。我看見一家成衣鋪的時候,我的心里
升起這個強烈的愿望。想把身上的一堆破爛扔掉,重新穿戴得整整
齊齊。我買得起嗎?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7.0
  • 1
  • 3
  • 5
  • 8
  • 10
打分
百萬英鎊
百萬英鎊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