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宋江。
今天我給大家說一段鄆城血案,也叫宋江殺惜。說北宋年間,在山
東鄆城縣出了一件血案,有一個大老爺們殺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
子。那人說了,這殺人的事不新鮮,對殺人的事不新鮮,可這個大老爺
們能殺人太新鮮啦。
誰呀,宋江。宋江有個外號可叫及時雨呀,說這個人助人為樂那是
出了名的,它能殺人,沒人信吶。但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能讓這么一個
大善人去殺害一個弱女子呢?您聽我接著往下說。
這宋江是干什么的?公務員。人家是山東鄆城縣的公務員。到底是
處級還是科級難考證了,反正當時那個職務名字叫做押司。人稱宋
押司。那人問這押司是個什么官呢?這押司說是官,其實它就是一
個吏。就是辦事的衙役,也就是,現在說吧也就是一個有職稱的辦
事員。在州和縣衙門里都有這么一個職務,這押司干什么的呢?應該就
是負責整理案卷或者是整理一些卷宗呀,總之就是做一些文秘工作的科
員,干事,那么一般吶這一個縣衙門里有這么8個押司。在宋江上梁山之
前這宋江擔任的就是鄆城縣的這個押司就這么一個辦事員。他們雖然被
士大夫的階層看不起,但畢竟人家也屬于官吏階層,而且呢,這些人吶
是代表著官府跟老百姓打交道的,因此他們跟百姓接觸的機會還比
較多,所以呢,您別看這官小是個吏,但影響可不小。
咱門說這一天,這宋江處理完了手頭的工作,信步走出了衙門,他
這么打扮, 他身穿著黑色的長衫,您注意啊就他這個級別那只能穿
黑色,當時是有嚴格的規定的 。宋江呢,還跟秀才一樣,在這個腰里面
系上這么一根長長的這叫做儒絳帶,就這么一個帶子。腳蹬著靴子;哎
您注意啊,這靴子也不是隨便亂穿的,因為普通的老百姓因為為了干活
方便都只能是穿短衫,穿的是高幫鞋,是不能穿靴子的。
這位宋江皮膚不太好,這么一看是又粗又黑。再加上還留著這么三
流胡須,猛一看就以黑不溜秋挺顯老。可是您別看這宋江又黑又老,但
是這個人有魅力,說話辦事講義氣,尤其是愛幫助人,所以這人朋
友多,名氣大。
說怎么形容這位宋押司呢,說是眼如丹鳳,悶臥蠶。滴溜溜兩耳懸
珠,明皎皎雙睛點漆,唇方口正。坐定時渾如虎相,走動時有若狼形。
年及三旬,有養濟萬人之度量;身軀六尺,懷掃除四海之心機。志氣軒
昂,胸襟秀麗。刀筆敢 欺蕭相國,是名聲不讓孟嘗君。
這位押司姓宋,名江,字表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鄆城縣宋家村人
氏。因為他長的黑,身材又矮,人家就都喚他做黑宋江;這個人孝順,
為人又是仗義疏財,所以人都慣他做孝義黑三郎。
這個宋江啦,父親還在,但是母親早喪,下面有一個兄弟,叫做鐵
扇子宋清,他的弟弟呢跟他的父親宋太公還在村里務農,守著個田園過
上個逍遙自在的生活。
那么宋江他在這個鄆城縣做押司。這個宋江刀筆精通,吏道純熟,
更兼愛學習槍棒,學得武藝多般。他的平生呢就一愛好,干什么,結交
江湖上的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也不管人家這身份高啊低啊,沒有不
容納的,都把他留下來。而且不光是留下來,留給住下之后啊,他還終
日抽時間陪著,從來沒有煩的時候,說人家要走了您走不能白走,而是
盡力的資助,端的是揮霍,叫做揮金如土。如果有人向他求一 些錢財,
那不待推托的,只要有那是一定要方便人家的,所以是每每是排難
解紛,周全人的性命。比如說他常散一些棺材什么藥餌,濟人的貧苦,
所以呀,這人在山東河北都很聞名,都給他外號叫做及時雨;都把它
比作天上下的及時雨,說是他能救萬物。您說這么一個人他能殺人,這
怪不怪啊,咱門接著往下說。
說這個宋江這一天呀,走出衙門,走出衙門之后,晃了晃腦袋,哎
呀,老趴著寫字,這頸椎一直不太好,這個宋江深呼吸了幾次,感覺好
多了。宋江聽同事說,就他常去喝酒的那個酒館最近正在搞活動,說買
一贈一,這宋江就準備去看看。說那會也沒有的士,這宋江只能溜達著
往前走。宋江走了不過三二十步,忽然就聽到背后有人叫她:“押司!
您慢慢走,押司!”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宋江就站住了,把頭轉回來
這么一看,不認識。不過這一點都不新鮮。 為什么,宋江號稱及時雨,
知名度過高著,常有人家認識他他不認識別人這個情況發生。宋江就怕
人家說他耍大牌,趕緊站住,不但站住而且還面帶微笑, 轉過身就問:
“女士,有甚么話說?
那么招呼宋江這個女的是誰呢,這個女的叫王婆。
誰,說媒拉纖的媒婆,說那個時候沒有婚姻介紹所的,一般這種媒
婆那都是專業的。王婆就把宋江喊住了,他看到宋江止住了腳步,可是
就沒對宋江說話,卻一轉頭啊對身后的另一個老婆子就說了:“ 哎呦,
你看您多有緣,您看見沒有,那就是做好事的宋押司!”這王婆子還沒
容宋江說話,就又指著他帶來的女人對宋江說:“押司您不知道,您知
道這一家人從哪來嗎,從東京。”
那位就問,您慢點吧,從東京來的?東京來的,這位是日本人啦,
敢情那個時候就有國際友人了要么就有國際的旅游團了。您這位女士不
是日本人嗎?東京來的嗎,非也。
咱門這所說的東京啊那指的是當時也就是北宋時期的開封,這個開
封歷史上叫做東京。這個東京那作為宋朝國都長達168年,歷經九代帝
王。東京城周有30余公里,由外城、內城、皇城這么三座城池組成,那
人口達到過150多萬,那是一座氣勢雄偉,規模宏大,富麗輝煌的
都城。接著往下說;
這宋江聽說這位女士是由東京來的,就不由得用眼睛打量了一下這位
大城市來的人,現在就想了,你看到底是首都來的,穿的衣服都是今年
的流行款式。這宋江趕緊的很紳士的笑了笑而且點了點頭。
就這時候呀,就見這王婆又把這宋江這么一拉,把這臉又貼近宋江
的臉,小聲就嘀咕了:“宋押司呀,我跟您說幾句悄悄話,您這邊來,
來來……,是這樣啊,這個女的呀,對,就這東京來的,他有個女兒,
很漂亮喔,年方一十八歲,頗有些顏色。這女孩的爸爸是姓閻的,他是
很有藝術細胞。自小教得他的女兒呀,對了,忘了說了啊他的女兒叫做
閆惜嬌,對,把她教會了唱小曲。哎呦,唱的好,人家美聲,通俗,都
能唱。這三口人吧,就因為到山東來投奔一個官人沒找著,不知道那人
哪去了,就流落在鄆城縣。不想咱這小地方的人,沒這欣賞水平。人家
就想唱唱小曲,沒人聽,因此呢,就不能過活了,昨天,他們家那戶主
還得了流行病,禽流感,死了,人都沒錢埋。哎呀,您說這閻婆沒轍,
可就找著我了。就央求讓我趕緊給他做個媒吧。把他女兒嫁出去吧。趕
緊的把他這個父親給埋葬了。我就跟他說了,我說‘ 那里有這樣的
好事?’你想嫁人就得有想娶她,這不正著急的嗎,哎呦就看您從前面
路過了,您是誰,您是是及時雨呀,對不對啊,算他的命好啊,得了,
宋押司您吶大仁大義,您賞她一口棺材得了。”
宋江聽完了這番話,想都不待想的:“哦,這么回事啊。好吧,你
們兩個跟我來,到哪去了,去到巷口酒店之中,借筆硯我寫個帖子,你
就去縣東陳三郎家,取口棺材。”慢點,慢點,您慢點說那位就說了,
怎么您這說的有問題啊,說那會可沒有支票呀。他怎么能寫個帖子就能
管用,剛才咱不是說了嗎,在鄆城縣那宋江是很有知名度,對別人寫沒
用,宋江寫幾個字就管用。
這倆婆娘沒想到,這事這么快就解決了。這個及時雨也太及時啦。
正要拜謝,宋江就又說:“棺材是就有了,這個埋人的錢有嗎?沒
有吧,好吧,我再與你銀子十兩,做發喪的錢。”
這閻老婆字說話這聲音都哆嗦了:“您就是我重生的父母,再造的
爹娘,說我來生做驢做馬,我也要報答押司。”這宋江就說了:“不要
如此。”隨即從懷里取出一錠銀子,遞給了閻婆子。
說這事宋江遇見多了,給完了錢之后根本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干嘛
去,喝酒去了。
可是宋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他可沒有想到,他萬萬沒有想到,就
是他做的這件樂善好施的好事,確引發了一件震驚朝廷的血案,而且這
件案子差點要了他的命,并且,改變了他后半生的命運。
長話短說,說這閻老太婆拿了帖子就來到了縣東街的陳三郎家,取
了這么一具棺材,回家就發送了老公,人家還剩下五六兩,這娘兒
兩個,就攢著準備把它當盤纏回家了。
說要走之前啦,人家得來謝謝恩人啦,說這天這閻婆子就來謝
宋江,這么東打聽西打聽就打聽到了宋江的住處,可是沒見著,沒見著
是沒見著,可是這閻婆很細心的而且很有心,他回來之后就又找這個給
她引薦的這個王婆,他就說:“我到宋押司的住處去道謝拉”“呃,應
該。”“說我就準備做啦,”“好咧,好咧。”“也謝謝您”“甭謝,
甭謝。”正要走啊,這閆婆子又說了:“我想問一件事合適嗎?”
“說”我沒見到宋押司的屋子里有女人,他曾經有過娘子嗎?”
這王婆就說了:“哎呦,您還真問著了,我呀,也是只聽說這個宋
押司家住在宋家村,也沒有聽見人說他有娘子。而且他在這縣里面做押
司,那就是客居。怎么啦?”
閻婆就說:“說,你看看啊,你看我這個女兒是吧,你也見過,長
得還是,模樣還是挺俊的,而且他還會唱曲兒,特別會討男人喜歡。我
這個小孩啊,在東京的時候,常去行院人家串門,而且在那啊,還學了
很多這個吹拉彈唱的功夫。當時就走走穴什么的。”王婆就問了,說什
么是行院啦,行院就是妓院,這閆婆子就接著說了,說當時啊,就有幾
個很有實力的老板,說干房地產的,跟我談過想包她,只因我們老兩口
兒,想了想沒人養老,把她嫁出去,她還小,當時就沒答應。你想這不
把我們女兒給耽誤了嗎。現如今想找,哪里找這好事啊?哎,我看我看
這個宋押司倒是個挺痛快的人,如果他要是有意思,我到是情愿把我們
那個孩子閆惜嬌,那嬌嬌就許配給他做外室也行。”
說什么叫外室呢,外室就是沒有合法婚姻手續,與非婚男人以夫妻
關系居住和生活的女人,被稱作某某男人的‘外室’。
咱們必須說明,這個‘外室’的這個講法歷史很久遠的,可不是現
在才說的,它可以從六十多年前就開始追溯了,往前追溯,為什么呢,
因為那個時候,允許一夫多妻,男人在外邊找女人過日子,六十多年前
不是違法事情,又因為那個時候男尊女卑,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屬品,男
人婚外家里的女人被冠以‘外室’,其實就是對男人這個做法的變相化
的默許了認可了,那么作為‘外室’的這個女人那地位是很低的,尤其
是在大家族里那上不得臺面。那么有了婚姻法的這個半個多世紀以來,
婚外有家那就是重婚罪。這種同居關系中的女人就是‘第三者’‘小三
兒’了,‘所以這個外室’的說法那也就下課了。
這個閻婆子接著就對王婆說:“你看哪,那宋押司雖然沒那些個企
業家有錢,可是要做他的室不就能解決眼前的這個困難那。至少是有地
吃有地住了,對不對,再說了,再說了,人家不也是官嗎?咱有了
權還怕沒錢嗎。我知道他是公務員,雖說人家是公務員,我們是東漂,
從地位上有點配不上,可我們家嬌嬌年輕,漂亮。再說了,他白得一個
大閨女伺候他,多好 的事啊,我們安身立了命,這是雙贏啊。王婆一邊
聽一邊就想了,“哎呦,您瞧哎,就這首都來的就不一樣,您瞧這嘴多
能說,比我還能說。她心里這么一盤算,這事呀,還真值得一說,真要
是把這個事說成了,就憑宋江這人這么大方,少不了我的銀子啊。
所以,王婆子就答應了,第二天就來見到了宋江,就把這件事情給
說了。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0.0
  • 1
  • 3
  • 5
  • 8
  • 10
打分
鄆城血案
《鄆城血案》是著名演播藝術家艾寶良播講的一部經典作品,講述了梁山一百單八將之首----宋江的故事。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