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作者: 莫泊桑 法國 演播:艾寶良
羊脂球
敗軍的殘部亂哄哄的從城里面穿過,這哪里還像軍隊,簡直就是
一群凌亂不堪的散兵游勇。他們一個個胡子拉長,臟呼呼的。軍服也是
破破爛爛,既無軍旗又無番號。他們拖著沉重的步子往前走。都顯得垂
頭喪氣,精疲力盡。而且腦子好像也麻木了。不能思維,沒有主意,僅
憑簡單的慣性,機械的移動著腳步。只要一停下來,就會因為太累而倒
在地上。看起來,這些被應征入伍的大多數本來都是生性平和與世無爭
安分度日的年金領取者。而今一個個被槍支壓得彎腰駝背.另外還有一些
年輕力壯的國民別動隊的隊員,他們容易慷慨激昂,也容易驚慌失措。
他們隨時準備沖鋒見陣,但是也隨時準備倉皇逃命。行列中還零星夾雜
著穿紅色軍褲的士兵,他們是在不久前一次大戰役中被擊垮的某師團的
殘余。也有一些穿著深色軍裝的炮兵,同形形色色的步兵并列往前走。
偶爾還有個把頭戴閃亮軍盔的龍騎兵,他們拖著沉重的步子。跟著附和
腳輕,走路較為輕快的步兵,顯得格外的吃力。隨后,一批批游擊隊員
也穿城而過了,每隊都有一個英勇神武的稱號。諸如,報仇雪恥軍、公
民掘墓團、英烈敢死隊,等等。但他們的神態卻像是土匪。這些游擊隊
的長官過去都是布商、糧商、油脂商、肥皂商之類的生意人。時勢造英
雄,憑著有錢,或者是留了長長的胡須就被任命為軍官了。且看他們全
身披著法蘭絨軍裝,佩戴著軍銜,說起話來聲音洪亮,老見他們在討論
作戰的方案,出言不凡,自稱法蘭西的勝敗存亡全系于他們的肩上,但
他們對自己手下的士兵卻心存畏懼。這些兵痞本來就是偷雞摸狗之徒,
勇起來命可以豁出去,但是搶、掠、奸、淫無所不為。
有傳聞說普魯士軍隊很快就要占領盧昂城了。
兩個月以來,本地的國民自衛軍一直在城郊附近的樹林里小心翼翼
的偵查著敵人的動靜。有時候,還神經過敏的誤擊了自己的哨兵。有時
候,荊棘叢里有一只小兔子稍微動一下,他們就開始準備浴血奮戰了。
可是,普軍即將攻占的消息傳來,他們就紛紛逃回家了。他們的軍服、
槍械、裝備,所有這些威風凌凌,殺氣騰騰的行頭。原來,還用來嚇唬
方圓三法里之內的路碑,現在毅然都不翼而飛,丟失不見了。最后一批
法國正規軍總算渡過了塞納河,準備從汕塞韋與阿沙鎮方向退向俄德枚
橋。墊后的是一位將軍,還有兩名副將陪伴左右,也是徒步行走。他神
情沮喪,率領著這支殘兵,實在無力回天。一個善于征戰,攻無不克的
民族,竟然慘遭大敗,全線崩潰,他本人現身其中,豈能不沮喪懊
惱呢?
法軍既然撤了,隨后城中便是一片沉寂,在靜悄悄又惶惶不安的氣
氛中。人們在等待著將要降臨的事。許多大腹便便的生意人,早已在商
場上磨盡了男子漢的氣概。正惴惴不安的等候著占領者的到來。等想到
普魯士人也許會把店里的烤肉鐵釬與切菜刀人們使武器,又膽戰心
驚了。
生活似乎停頓了,商店都關門停業,街上寂無人聲。偶爾有個把居
民上街,也被這種沉寂嚇了一跳。隨即沿著墻根匆匆離去了。等待所引
起的焦慮不安。反而使人盼望著敵軍早日進駐。
就在法軍撤離后的第二天下午,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冒出了幾個普魯
士輕騎兵。他急速的穿城而過。沒過多久,從汕喀德鄰山的山坡兒上來
了黑壓壓的一大片人馬,與此同時,從通往從達爾內答勒與布瓦祁倭姆
的兩條大道上另有兩大股侵略軍潮水般的涌現出來。這三只大軍的先頭
不對,恰好同時在市政府廣場上會和了。隨后,德軍大部隊就開道了,
從周圍的大街上,小巷里一貫而出。一營營排列整齊,邁著沉重而有節
奏的步伐,踏著石板路面咔咔作響。
一種陌生而喉音很重的口令似,沿著那些像是看似空蕩,而死寂的
房舍生氣,其實此時在那些緊閉的百葉窗的后面正有無數雙眼睛緊盯著
進駐的勝利者,他們成為了這座城市的主人。可以根據戰時法,任意的
處置全城人的生命和財產。居民們躲在自家昏暗的房間里,惶恐不安,
膽戰心驚,如同遇到了洪水泛濫和強烈的地震,任憑有什么智慧,有什
么能耐現在都無能為力了。陳然,每逢事物的秩序被打亂。安全不復存
在人類的法律與自然的法則所保護的一切遭到某種瘋狂兇殘的力量的擺
布的時候,大家都會產生這種惶恐感、戰栗感。大地震把一個地方所有
的人都壓死在倒塌的房屋之下,泛濫的洪水沖走了被淹死的農民,耕牛
以及房屋的梁木。同樣,打了勝仗的軍隊就要屠殺繼續自衛的人。要押
做俘虜,要以戰刀的名義進行掠奪,要用大炮的轟鳴像上蒼表示感恩。
所有這些可怕的災難,埋葬了我們對永恒正義的信念。使我們不再
像有人教導的那樣,去信賴上天的保佑,和人類的理性。在每家每戶的
門口都有人數不多的德軍小分隊在敲著門。接著他們就進入了屋里。這
就是入侵后的占領。戰敗者的義務由此開始,招待戰勝者必須和顏
悅色、溫良恭順。過了一段時間,入侵后初期的恐怖消失了。出現了一
種新的平靜的氣氛。在許多家庭里,普魯士軍官都與主人一家同桌
吃飯。有的軍官很有教養,出于禮貌,還對法蘭西表示同情,說自己參
加這場戰爭并非自愿,心里實在是反感。
普魯士軍官竟有這份情感,房主一家自然是感謝不已,何況說不
上什么時候還得仰仗他的保護呢!再說,把他伺候好了。也許可以另外少
幾名士兵給他們供飯呢?既然好事壞事都取決于他,那又何必去冒犯他
呢,真要去冒犯他那就不是勇敢而是駑莽了。想當年,魯昂城的市民的
確駑莽過一次,英勇的保衛了這座城市,使它名揚四海。
但物轉星移,今非昔比,怒昂人再也不會犯此種駑莽的毛病了,從
法蘭西的處事智慧中,他們總結出這么一個至高無上的結論:只要不要
在公共場合跟敵對國士兵親熱,在自己家里客氣一些,并不為過。于是
在外面彼此裝作不認識,但一到家里就談笑風生。每到晚上大家圍爐而
坐,德國人久久也不離去,即使是這座城市本身也漸漸的恢復了和平時
期的常態。法國人固然不大出門。但普魯士士兵在大街小巷到處可見,
況且那些藍色的輕騎兵的軍官雖然配著又長又粗的殺人武器,在馬路上
大搖大擺,其實他們對普通老百姓的態度,并不比去年那些在咖啡館里
喝酒的法國輕裝兵更為盛氣凌人的。不過,空氣中多了點什么,某種不
可捉摸的陌生的東西,某種令人難以忍受的異樣的氣息。這種氣息擴散
開來,無孔不入,它充斥于每家每戶之中。廣場街道之上,它改變了飲
食的味道,使人仿佛覺得離家遠行,來到了野蠻而可怕的部落。
戰勝者索取錢財,貪得無厭,城里的市民無不如數繳納。幸好他們
的確也殷實富足。不過,諾曼底商人越是有錢就越加吝嗇,就越舍不得
拔毛出血,只要看見自己的財富有一點落進他人的手里,就特別心疼。
但是,出了城,沿河往下走兩三法里,到吉艾卜達勒或者別薩爾一帶,
船長與漁民經常從水底打撈上來穿著軍服的德國人的尸體。他們有的是
被一刀砍死的。有的是被人踢死了,有的是石頭砸死了后者被人推下水
淹死了。都已經被水泡得腫脹起來。河底的淤泥掩藏著不少此類野蠻而
合情合理的地下報復行為。這些無名英雄不聲不響的抗敵,比光天化日
下的戰斗更加危險。但,又得不到揚名天下的榮耀,因為凡是對外敵的
仇恨,都有無窮的號召力,總能激起些英勇的義士,他們全都出于信念
而視死如歸。雖然普魯士人侵占了全城后,實施了鐵腕統治,但并沒有
干過任何一件他們在行徑中所犯的那類暴行。
于是城里的市民膽子壯起來了。當地商人重新開賣了,招財進寶的
欲望又蠢蠢欲動了。有幾個商人在勒阿弗爾港本來有大筆的投資。那個
港口至今還在法軍的手里,所以他們打算從陸路先到吉艾卜,然后再乘
船去勒阿弗爾,他們利用所認識的幾名德國軍官的關系,從占領軍司令
部獲得了里程特許證。于是,一輛四匹馬拉的旅行大馬車整裝待發。有
十位客人定的座位,他們決定星期二早晨天亮之前就動身,以免招路人
圍觀。幾天以來,天氣寒冷,地面也凍硬了。到了星期一下午三點鐘光
景,北風猛吹,刮來大片大片的烏云,大雪紛飛。從傍晚起,一直下了
一個整夜。凌晨四點半,旅客門都聚集在諾曼底旅館的院子里,他們要
在這里上車了。一個個都睡眼惺忪,身上披著毛毯卻也凍得渾身發抖。
在一片昏暗中,彼此看不清楚,身上有的穿著臃腫的冬裝,看上去就像
身穿教士長袍的胖胖的神父,有兩個男人終究還是認出了對方。第三個
也湊了過去,于是就談開了。一個說,哎,我這次帶老婆一道走。另一
個說,我也一樣。第三個說,我也如此。第一個又說,我們再也不回魯
昂了,如果普魯士軍隊再逼近勒阿弗爾,那我們就去英國,三個人打算
不約而同,如出一轍,實在是氣味相投。但是遲遲不見有人前來套車。
一個馬夫手提著一盞小燈,不時的從一扇黑洞洞的門里走出來,又立刻
鉆進了另一個門洞,馬棚的地上有墊草,肥料。馬蹄磕地的聲音就不響
了。從屋里傳出了一個漢子,罵罵咧咧的跟牲口說話的聲音。一陣輕微
的鈴鐺聲,表明有人在搬弄著馬具,這些輕微的聲音很快就變成了清脆
的持續不斷的顫音。節奏隨著牲口的動作而有所變化,有時靜寂無聲,
有時又突然猛響一陣。同時,伴隨著馬蹄磕地的沉悶的聲音。那扇門猛
地關上了,于是鴉雀無聲,那些有錢人凍得發僵也都沉默了,他們直挺
挺的呆在那。綿綿不斷的雪花支撐了閃閃發亮的帷幕,徐徐的像大地降
落著,它是萬物模糊不清,給所有的東西都蒙上了一層像泡沫一樣的雪
花。
全城一片寂靜,一切聲響都被嚴冬埋葬了。只聽見雪花落下來的細
細瑟瑟的聲音,它微細不清,飄忽不定,與其說是聲音不如說是感覺,
這細小輕微的動靜,仿佛充滿了整個宇宙,覆蓋了世界大地。提風燈的
那個人又出現了。他牽來了一匹垂頭喪氣,不愿意受驅使的馬,把它拉
到了車轅前,系上了繩套,轉悠了好些圈,總算把馬具套好了。因為他
一手提著小燈,只有另一只手可以干活,正當他要去牽第二批馬的
時候,他注意到旅客們全都站在那里不動,身上飄滿了雪花。就對他們
說:“你們怎么還不上車啊,車里至少可以避避雪啊。”顯然那些人都
沒有想到這一點,一聽這話就一擁而上了。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4.0
  • 1
  • 3
  • 5
  • 8
  • 10
打分
羊脂球
羊脂球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