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1925年8月9日—31日北京
1925年9月5日—17日上海
八月九日起日記
“幸福還不是不可能的”,這是我最近的發現。
今天早上的時刻,過得甜極了。我只要你;有你我就忘卻一切,我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了,因為我什么都有了。與你在一起沒有第三人
時,我最樂。坐著談也好,走道也好,上街買東西也好。廠甸我何嘗沒
有去過,但哪有今天那樣的甜法;愛是甘草,這苦的世界有了它就好上
口了。眉你真玲瓏,你真活潑,你真像一條小龍。
我愛你樸素,不愛你奢華。你穿上一件藍布袍,你的眉目間就有一
種特異的光彩,我看了心里就覺著不可名狀的歡喜。樸素是真的高貴。
你穿戴齊整的時候當然是好看,但那好看是尋常的,人人都認得的,素
服時的眉,有我獨到的領略。
“玩人喪德,玩物喪志”,這話確有道理。
我恨的是庸凡,平常,瑣細,俗;我愛個性的表現。
我的胸膛并不大,決計裝不下整個或是甚至部分的宇宙。我的心河
也不夠深,常常有露底的憂愁。我即使小有才,決計不是天生的,我信
是勉強來的;所以每回我寫什么多少總是難產,我唯一的靠傍是剎那間
的靈通。我不能沒有心的平安,眉,只有你能給我心的平安。在你完全
的蜜甜的高貴的愛里,你享受無上的心與靈的平安。
凡事開不得頭,開了頭便有重復,甚至成習慣的傾向。在戀中人也
得提防小漏縫兒,小縫兒會變大窟窿,那就糟了。我見過兩相愛的人因
為小事情誤會斗口,結果只有損失,沒有利益。我們家鄉俗諺有:“一
天相罵十八頭,夜夜睡在一橫頭。”意思說是好夫妻也免不了吵。我可
不信,我信合理的生活,動機是愛,知識是南針;愛的生活也不能純粹
靠感情,彼此的了解是不可少的。愛是幫助了解的力,了解是愛的
成熟,最高的了解是靈魂的化合,那是愛的圓滿功德。
沒有一個靈性不是深奧的,要懂得真認識一個靈性,是一輩子的工
作。這工夫愈下愈有味,像逛山似的,唯恐進得不深。
眉,你今天說想到鄉間去過活,我聽了頂歡喜,可是你得準備
吃苦。總有一天我引你到一個地方,使你完全轉變你的思想與生活的習
慣。你這孩子其實是太嬌養慣了!我今天想起丹農雪烏的《死的勝利》
的結局;但中國人,哪配!眉,你我從今起對愛的生活負有做到他十全
的義務。我們應得努力。眉,你怕死嗎?眉,你怕活嗎?活比死難
得多!眉,老實說,你的生活一天不改變,我一天不得放心。但北京就
是阻礙你新生命的一個大原因,因此我不免發愁。
我從前的束縛是完全靠理性解開的;我不信你的就不能用同樣的方
法。萬事只要自己決心;決心與成功間的是最短的距離。
往往一個人最不愿意聽的話,是他最應得聽的話。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10.0
  • 1
  • 3
  • 5
  • 8
  • 10
打分
徐志摩愛眉小札日記
徐志摩,浙江海寧人,筆名南湖、云中鶴等。1915年中學畢業后,先后就讀于上海滬江大學、天津北洋大學和北京大學。1918年和1921年分別赴美國和英國留學。1923年,參與發起成立“新月社”。1924年與胡適、陳西瑩等創辦《現代評論》周刊,并任北京大學教授。1926年以后,先后任北京《晨報》副刊《詩鐫》主編,光華大學、大夏大學和南京中央大學教授,《新月》月刊主編,北京大學與北京女子大學教授等職。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