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作者:契訶夫 俄國 演播:艾寶良
《變色龍》
奧楚美洛夫警官身穿著新制服,手里拿個小包袱,正在穿過集市的
廣場。在他的背后還跟著個紅頭發的警察,他手里端著一個笸籮,里面
裝得很滿。全部是沒收來的粟粒,四周一片寂靜。廣場上空蕩蕩的沒有
一個人影。只有那些小鋪和酒館還敞開著前門,無精打采地凝望著這個
上帝創造的塵埃,就象是一張饑餓難耐的大嘴巴。而店門口呢卻連半個
乞丐都沒有。
“還敢咬人,你這瘟災的畜生!”奧楚美洛夫忽然聽見有人在大聲
的喊。“伙計們,千萬別讓它給跑了!現今咬人可不行!給逮住它!哎
喲!”
只聽見一聲小狗的尖叫。奧楚美洛夫朝那邊一瞧,只見從商人彼楚
京的劈柴場 。嗖,竄出來一條,用三條腿跑著的小狗,它一邊蹦蹦跳跳
的奔跑著又一邊朝四周張望著。在它的后面,追出來一個人,那個人身
穿漿硬的花布襯衣和敞開的坎肩。他緊緊的追趕著小狗,身子突然向前
一沖,就撲倒在地,一把就揪住了狗的后腿。緊接著又傳出了狗慘痛的
尖叫和人的吆喝:“別叫它跑了!”還有那些睡眼惺忪的人,從小店中
向外張望著,不一會劈柴場附近就聚集起了一群人,都象是從地底下鉆
出來的似的。
警察說“長官,好像要出亂子!……”。
奧楚美洛夫把身子稍微的往左一扭,開步朝人群那邊奪去。在劈柴
場的門口,只見上面說的那個敞開坎肩的人站立著,右手高高的舉起,
向大家展示著它那根血淋淋的手指頭。他半醉半醒的臉上流露出這樣的
神情:“我要揭你的皮,小畜生!”而那根手指頭本身就象是一面勝利
的旗幟。奧楚美洛夫認出此人正是金銀首飾匠赫留金。圍觀人群中那挑
起事端的罪魁禍首,那條白毛小獵狗,尖嘴巴,細長腿,背上有塊黃色
的斑跡,小狗蹲在地上,渾身打著抖。水汪汪的眼睛里露出苦惱和恐懼
的神色。
“出什么事了?”奧楚美洛夫擠出了人群。
“你在這兒干什么?你干嗎豎著手指頭?……誰大吵大嚷的?”
“哎,官長,俺本來在走自個的路,,壓根就沒招誰沒惹誰,
……”赫留金對自己的拳頭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說。
“俺正和米特利·米特利奇琢劈柴的事情,這個家伙突然無緣無故
的就咬了俺手指頭一口。……請您見諒,俺是個工匠,俺的活兒很
細致。這得讓它賠償俺的損失,俺的這根手指頭也許一個禮拜都動不了
了。……法律上,長官,沒有這樣一條,說人受了畜生的害就得忍
著。……要是每個人都遭到了狗咬,還不如死掉算了。……”
“呵呵……嗯!……好,……”奧楚美洛清了一下嗓子,皺起
了眉。厲聲說“好啊。……這狗是誰家的?這種事我可不能不管。我得
讓那些放出狗來闖禍的人見點顏色!現在也該管管那個不愿意遵守法令
的那些老爺們了!等到挨了罰,他,那個混蛋,就會從我這知道亂放狗
和其他家禽會有什么結果!我得讓它吃點苦頭……葉爾迪陵,”警官對
警察命令著。“你去搞清楚這狗是誰家的,弄個報告上來!這條狗非打
死不可。立刻去辦 !嗯,這大半是條瘋狗。……我問你們:這是誰家的
狗?”
人群中有人回答說“好,好像是,象是席加洛夫將軍家的!”。
“噢,什么,是,席加洛夫將軍家的!噢,呵。噢,……好, 葉
爾迪陵,快把我身上的大衣脫了。……天真熱!好像要下雨了。…
…嗯,這個,我是就是有一點我不明白:它怎么會專咬你呢?”奧楚美
洛夫對赫留金說。
“難道它夠得著你的手指頭嗎?它這么小,而你呢,卻人高馬大!
你這個手指頭弄不準是被小釘子扎破的吧,然后你卻想入非非,賴人家
賠你錢。啊,你可是那種出了名的小人啊。我知道,我知道,你們這幫
鬼家伙”
“長官,他把雪茄煙戳到它臉上,拿它取樂,這狗就一點都不傻,
就咬了他一口。……長官,他這個人最愛胡扯了!”
“你才胡扯,獨眼龍!你眼睛不好使啊,干嘛胡扯?警官先生是個
圣明人,您老人家知道誰在胡扯,誰象當上帝面前一樣問心無愧。……
俺要是胡扯,就讓俺調解法官審案好了。他的法律上寫得很明白。……
如今人人都平等了。……俺自己就有個兄弟在憲兵隊,你們想知道
的話,他。………”
“廢話少說!”
“嗯,不對,……”一個警察若有所思地說。“我覺得這條狗不像
是將軍家的。將軍家里并沒有這個品種的狗啊,他養的多半都是獵
犬啊……”
“嗯,什么,你能確定嗎?”
“噢,這個,我確定,官長。……”
“是啊,是啊……,我自個也知道。將軍家的狗十分名貴,都是些
純種狗,而這條,鬼才知道是個什么東西!皮毛,貌相,毫無可取
之處,簡直是個下賤貨。……他老人家哪會養這種狗呢?我說啊,你們
的腦子都長哪兒去了?這種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讓人家給碰上,你們
想會怎么樣?哎,那兒才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的,轉眼工夫就讓它斷了
氣!赫留金,你遭了難,這事要一查到底,就應當殺一儆百,眼下
,該……”
警察又說“不過,不過這條狗有,有……可能是將軍的……”。
“它臉上又沒有記號。……我前幾天嘛,在他們家院子里就見過有這么
一條。”
人群里有人附和說“不錯兒,是將軍家的狗!”。
“呃!……噢,這個……,葉爾迪陵老弟,幫我把大衣穿上吧
。……好象是起風了。……渾身有點發冷。……那個,這么著吧,你帶
這條小狗到將軍家去走一趟,到那兒問問。……就說狗是我找到了,特
意派你給送上門去的。……呃,告知他老人家,往后別把它放到街去。
呃,對,這種狗恐怕十分名貴。要是哪個豬玀逗用雪茄煙戳它的臉,用
不了多久就會把它給作踐死的。狗是……嬌貴的寵物嘛。……而你,蠢
貨,趕緊把手放下!用不著炫耀你那個蠢透了的手指頭!你這是自討苦
吃!……”
“哎,那個,將軍家的廚子來了,咱們去問問他吧。……喂,普羅
霍爾!親愛的,你過來!瞧瞧這條狗。……是您家的嗎?”警察說著。
“啊,瞎說!我們家從來沒養過這種狗!”
“ 啊,是嗎?”奧楚美洛夫接著說“那,那就用不著再多費工
夫了,不過是條野狗罷了!用不著多費話了。……既然我說它是條
野狗,那肯定就是條野狗。……把它除掉。也就完事了。”
普羅霍爾接著說:“這條狗是不是我們家的,”“這是將軍兄弟的
狗,他剛來不久。我們將軍不喜歡這種狗。可他老人家的兄弟卻喜歡。
“ 啊,是嗎?啊 ,難道他老人家的兄弟來了嗎?是符拉季米爾·
伊凡內奇嗎?”警官,奧楚美洛夫接著問,此時他整個臉上都洋溢著動
情的微笑。“可了不得,天啦!我怎么還不知道呢!他要在這住上一陣
子嗎?”
“是的,哎呦,可不得了了。我的天啦……對,想念兄弟了。……
可我怎么不知道呢!哎,如此說來這就是他老人家的狗了?榮幸之
至……你把它帶走吧。……哦喲,這條小狗的模樣還怪不錯的。哈
哈哈……你可真機靈。……啊,它把這東西的手指頭咬一口!哈哈
哈哈!……哦喲,你干嗎發抖?嗚嗚,……嗚嗚。……你看,它還真生
氣了,小壞蛋,……多機靈的一條小狗啊。……”
普羅霍爾把狗喚過去,領著它從劈柴場離開了。……人們哈哈大
笑那赫留金氣著笑。
“我遲早收拾你!”奧楚美洛夫對他威脅著,隨后緊緊的裹好了大
衣,繼續的在集市廣場中巡視起來。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0.0
  • 1
  • 3
  • 5
  • 8
  • 10
打分
契訶夫作品精選
契訶夫作品精選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