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作者:契訶夫 俄國 演播:艾寶良
《一個官員之死》
有那么個心情也挺好的庶務官,名字叫伊凡·德米特里·切爾維亞
科夫,此刻他正坐在劇院的第二排座位上,舉著望遠鏡在觀看著輕歌劇
《科爾涅維利的鐘聲》。他一邊看戲,一邊感到無限的歡快,可是,可
是就在剎那間……對,正像是小說里經常可以碰到的那個“剎那間”。
作家們是正確的:生活中的確充滿了很多意外的事件。對,就是在剎那
間,他的面部皺起來了,眼珠子直往上翻,呼吸也屏住了……他放下了
眼睛上的望遠鏡,猛的低下了頭,便……阿嚏!!!對,這回看得很清
楚,只不過是打了個噴嚏而已,不管在哪里不管誰打了噴嚏,都不是犯
禁的。對,鄉巴佬需要打噴嚏,警長局長也同樣需要打噴嚏,有時侯就
連達官貴人也是在所難免。對,大家都需要打噴嚏。切爾維亞科夫并沒
有失態,他取出小手絹來擦了擦臉,并且像非常講禮節的人那樣,朝四
周瞅了瞅:啊,他的噴嚏是否給別人添了麻煩了?然而,這一瞅可不得
了了,嚇得他不由自主的亂了神,他瞅見了坐在他前面的第一排的座位
上有個小老頭,他正用手套使勁的擦著禿頭和脖子,嘴里還在嘀咕些什
么。我的天啦,切爾維亞科夫立刻就認出來了,這個小老頭就是在交通
部任職的文職將軍布里扎洛夫將軍。我的天啦,我的天啦,我……濺著
他了。
切爾維亞科夫心想里說,“呃,雖說他不是我的頂頭上司,是其他
部門的長官,然而這總是不那么妥當。對,應該向他賠個罪才是。”
切爾維亞科夫于是咳嗽了一聲,將身子探向前探了過去,他湊著將
軍的耳朵小聲說:
“對不起了,大人請原諒,剛才在下的唾沫星子濺著您了……我不
是有心的……”
“嗯,沒關系,沒關系……”
“哎,是是是,請看在上帝的份上,您要原諒在下。在下本來,在
下本來并非有意這樣做的……”
“好了,好了快坐下吧!讓我看戲!”
切爾維亞科夫此刻有點慌了神,啊……他傻頭傻鬧的笑了一下,
然后望著舞臺。他雖然還在看演出,卻已經再也感不到歡快。他總是覺
得惶恐不安,心定不下來。在幕間休息的時候,他又走到了布里扎洛夫
面前,在他身旁踱來踱去,他抑制著膽怯的心情嘰嘰咕咕的嘟囔著:
“呃,是在下,剛才把唾沫星子濺到您身上了,大人,請您務必寬
恕在下,你要知道在下,在下不是故意的,……”
“夠了!……我都忘了,您怎么還是老提它呀,嗯!”將軍說著,
不耐煩地撇了撇嘴。
“哦,是是是,……忘了,可是他那眼神里分明流露出一道兇
光啊!”切爾維亞科夫心里想著,并且懷疑地看著將軍。“他竟然連話
都不想再說了。我還是應該對他解釋清楚,那完全不是有意的……這明
明是自然規律……可不要讓他以為我是有意啐他的。對于他現在不那么
想,可他以后會這么想的!……”
回到家中以后,切爾維亞科夫就把剛才的失態告訴了他的妻子。妻
子聽了之后先是嚇了一跳,可后來聽說布里扎洛夫是別的部門的長官,
于是就放了心。
切爾維亞科夫覺得他妻子對這個事的態度過于草率,他妻子說,
“嗯,是吧,我覺得你還是去給他賠個禮,道個歉才好。他可能會以為
你在大庭廣眾之下的舉動不慎得體的!”
“對對,你說得對!剛才我就道過歉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他那
個模樣總是令人覺得有幾分古怪……呃,他連句通情達理的話都沒
有說,不過當時,他的確也沒有功夫細說。”
第二天,切爾維亞科夫穿上了他的新制服,刮了臉,就去找布里扎
洛夫解釋……當他走進了將軍的接待室,見那里有許多許多的人在請托
各種事情,將軍本人被夾在他們之中,聽取各種請求,將軍問過了幾個
人之后,抬眼看到了切爾維亞科夫,呃,是這樣,昨兒在,……劇院里
要是您還記得的話,”庶務官開始向將軍報告了,“我在向,呃…無意
中打了個噴嚏,濺了您一身的唾沫星子……請您務必原諒……”
“您在說什么廢話啊!……鬼才知道您扯的怎么回事!”好,將軍
調過了頭,對下一個請托事情的人說:“你有什么事需要我效勞嘛?”
“啊,他根本就不想談這回事!”切爾維亞科夫臉色變得煞白,心
想,“這么說,他這么說,一定是生氣了,啊,不成,這種事一定不能
就這么丟開,不能,不能的……我還得對他解釋清楚……”
在將軍見過最后一名請托事情人之后,剛要返回內室,切爾維亞科
夫搶前一步,又開始嘀咕說:
“大人,大人!假若在下膽敢打攪大人的話,那么可以說,這純粹
是出于懊悔之心……大人,您要知道那不是故意的,務必請您原諒,大
人!”
將軍被氣的一副沮喪像,他揮了揮手。
“先生,您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將軍說完,就走入內室去了,使
勁關上了身后的門。
“開玩笑,開玩笑,怎,怎么會是開玩笑呢?”切爾維亞科夫心里
想,“是玩,我一丁點開玩笑的心思都沒有啊,可是將軍怎么竟然不懂
啊,竟然如此,我就再也不朝這個好擺臭架子的人賠禮了,哦去他媽的
吧,我給他寫封信就算完事了。反正我再也不想來了,真的,我是
真的,我是真的,再也不想來了! ”
切爾維亞科夫這么想著就回到了家中。但是給將軍的信卻沒有
寫成。他思前想后,怎么也琢磨不出這信應該怎么寫。只好第二天又去
跟將軍本人解釋。
“哎,我昨兒個就來打攪了大人您,”當他等到將軍抬起訓問的眼
睛看著他的時侯,他又嘀嘀咕咕的說,“哦,真的,在下可不是像您說
的是來開玩笑的,在下是來給您賠禮道歉的,由于在下打噴嚏的時侯不
小心唾沫星子濺著您了,是的,大人……您要說開玩笑,在下可是從來
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在下敢跟您開玩笑嗎?假如在下真的是開玩笑,那
么就是在下對大人物沒有一點敬意了”
“給我滾出去!!”忽然,將軍臉色鐵青、全身顫抖大喝一聲。
“你說什么,大人?”切爾維亞科夫小聲的問,他被嚇得楞在
那了。
“快滾出去!!”將軍跺著腳,又大喝了一聲。
切爾維亞科夫覺得體內像有個什么東西墜下去了。他似乎什么也看
不見,什么也聽不到了,一步一步的退到了門口。然后他來到了街上,
步履蹣跚的走著……啊,茫然若失地回到了家中,也沒有脫制服,便躺
在長沙發上,后來他就……死了。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0.0
  • 1
  • 3
  • 5
  • 8
  • 10
打分
契訶夫短篇小說精選
契訶夫短篇小說精選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