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由惠天聽書制做的長篇有聲小說《官票》!
作者:鐵翎,演播:艾寶良。
代縣長李明橋剛來薊原那會兒,就聽人說過,說在薊原的這個地面
上,有“四大牛X”,任誰來當書記縣長,這“四大牛X”那是萬萬開罪
不得的,否則,你就甭想在薊原的地面上混。這“四大牛X”,不是什么
貴重的物件兒,而是人,是指四個人,在老百姓中間有一個非常流行的
順口溜,就是專門說這四個人的,說:
國土局長的胃,煤炭局長的湯;
政局長的錢袋子,公安局長的槍!
老百姓說,說這四個人,那局長的寶座就是專門為他們定制的,只
能他們坐,別人想坐,門兒都沒有。據說,國土局長已經把自己的年齡
改小過三回了,而財政局長檔案上顯示的年齡,只比自己的兒子大十二
歲……由此,老百姓把國土資源局、煤炭工業管理局、財政局、公安局
這四個局長的位子,稱為四大“鐵板凳”。代縣長李明橋不信這個邪。
他認為,不就是幾個小小的局長嗎?有什么動不了的?幾個大軍區的司
令員那都得換防呢,他們還能把局長就當到老?就沒人敢動他們,這說
明有的人屁股也不干凈。那么李明橋來到薊原當縣長的第一件事情,就
是準備拿這幾位局長開刀——他們當局長,當得時間太久了,這就跟食
物一樣,在一個袋子里儲存的時間過長,會發霉的。李明橋當然不希望
這幾位局長跟時間放長了的食物一樣,發了霉,甚至變質變了味兒,他
只希望他們順順當當地讓出這局長的位子來,讓年輕人上去,扎扎實實
地干點兒工作,別死占著茅坑不拉屎。干部是需要流動的,只有流
動了,排在后面的干部才會看到提拔的希望,才會更有干勁兒,這就跟
水一樣,一直流動的水,叫做“活水”;不流動的水,叫做“死水”,
所謂“流水不腐”,就是這個道理。
李明橋想讓薊原縣這潭“死水”變成“活水”。來薊原赴任之前,
市委翟副書記告訴李明橋,說這個薊是礦區,情況復雜,凡事那都得講
究一個策略。翟副書記的話說得很誠懇,那完全是父輩囑咐晚輩的那個
口吻。他給翟副書記當了五年秘書,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以鐵腕著稱
的領導的真情流露,這讓李明橋感動不已。翟副書記大名翟子翊,是市
委常務副書記,分管黨群組織,一度被譽為衢陽市除了書記市長以外的
第三號人物,由于態度強硬,敢跟市委書記拍桌子,所以,在衢陽的干
部們的口里,翟副書記那素有“鐵腕老三”的稱呼。翟副書記說,明橋
啊,萬清同志那可是老資格的縣委書記,遇到化解不開的矛盾,多跟萬
清同志溝通溝通。李明橋是連連點著頭,倍感自己任重道遠,同時感覺
自己面對的不是跟隨了五年的市委副書記,而是父親,一位慈祥的
父親。這種感覺很奇怪,一度讓李明橋產生一種錯覺,好像自己的父親
還活在世界上。李明橋的父親跟翟副書記是同學,當過副縣長,曾經在
衢陽的政界風云過一段時間,還是在任上的時候,所在縣的一處大樓發
生了坍塌事故,李明橋的父親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毅然的沖進了坍塌
的樓內救人,結果被流石擊中,當場殞命。當時李明橋還小,只記得父
親那張棱角分明的臉。正是這個原因,在翟副書記當上了常務副書記之
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讓李明橋擔任自己的秘書,并且把李明橋提為市
委辦公室副主任。在李明橋看起來,翟副書記是那種平時不茍言笑的領
導,很嚴肅,輕易不會表露什么。在官場待得久了,李明橋已經習慣了
聽假話、聽空話、聽套話,那么翟副書記的這番肺腑之言,反倒讓他有
一種如沐春風得感覺。
翟副書記說,凡事要講究策略——什么叫策略,說白了,就是處事
的技巧,無非就是“圓滑”二字而已。那么李明橋暫時還不想“圓
滑”,他不想讓自己剛來,就給薊原的老百姓和干部一種錯覺,讓他們
以為自己工于心計,而只是一心奔著仕途的官場“老油條”。李明橋的
父親當副縣長的時候,在老百姓當中是很有口碑,李明橋也想當一個有
口碑的縣長,他的觀點是:為政一方,就一定要造福一方,否則,就不
要死占著縣長的位子。如果只是單純地為了晉官加爵,那還真不如像那
個謠言里說的,還是回家賣紅薯去吧。但是薊原縣的干部結構讓他
寒心。據李明橋私下里了解,國土局長張得貴的真實年齡已然是六十有
五了,為了賴在局長的位子上不下來,先后把自己的年齡改小過三次。
據說這個國土局長的胃不同于普通人,酒量驚人,屬于千杯不醉那種,
而且是非十五年的窖藏茅臺不喝。他手里面掌握著審批土地的大權,圍
著他轉的那盡是房地產公司的老總,有一回,在飯局上,國土局長張得
貴揚言,說:喝一杯酒批一畝土地。這一位開發商連著喝了一百八
十杯,當場就喝趴在地板上了,后來進了醫院,在醫院里躺了半年,出
來之后就成了植物人了,整天坐在輪椅上被保姆推過來推過去。好在這
位國土局長還真講信用,如數給了該開發商180畝土地的批文,只是批
文交給了繼任公司老總的兒子的手上。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8.9
  • 1
  • 3
  • 5
  • 8
  • 10
打分
官票(上)
李明橋出任薊原縣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當地“四大局長”開刀——讓他們讓出霸占許久的位置。但是,在實施的過程中,李明橋一次次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和阻力。他越來越覺察出薊原這個地方的水有多深,也深感到肩上的責任和內心的不堪重負。最終,在縣長選舉中落選。即將退休的縣委書記杜萬清在身患絕癥之后,逐漸對自己進行了心靈救贖,最終站出來去面對了八年前的那樁24條人命案。 利益與利益的角逐、權利與權利的角逐、人性與人性的角逐,正在一步步上演……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