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天聽書(www.chmrnk.live) 歡迎您!
振鐸來信要我在《小說月報》的泰戈爾號上說幾句話。我也曾答應
了,但這一時游濟南游泰山游孔陵,太樂了,一時竟拉不攏心思來做整
篇的文字,一直挨到現在期限快到,只得勉強坐下來,把我想得到的話
不整齊的寫出。
我們在泰山頂上看出太陽。在航過海的人,看太陽從地平線下爬上
來,本不是奇事;而且我個人是曾飽飫過江海與印度洋無比的日彩的。
但在高山頂上看日出,尤其在泰山頂上,我們無饜的好奇心,當然盼望
一種特異的境界,與平原或海上不同的。果然,我們初起時,天還暗沉
沉的,西方是一片的鐵青,東方些微有些白意,宇宙只是——如用舊詞
形容——一體莽莽蒼蒼的。但這是我一面感覺勁烈的曉寒,一面睡眼不
曾十分醒豁時約略的印象。等到留心回覽時,我不由得大聲的狂叫——
因為眼前只是一個見所未見的境界。原來昨夜整夜暴風的工程,卻砌成
一座普遍的云海。除了日觀峰與我們所在的玉皇頂以外,東西南北只是
平鋪著彌漫的云氣,在朝旭未露前,宛似無量數厚毳長絨的綿羊,交頸
接背的眠著,卷耳與彎角都依稀辨認得出。那時候在這茫茫的云海中,
我獨自站在霧靄溟蒙的小島上,發生了奇異的幻想——
我軀體無限的長大,腳下的山巒比例我的身量,只是一塊拳石;這
巨人披著散發,長發在風里像一面墨色的大旗,颯颯的在飄蕩。這巨人
豎立在大地的頂尖上,仰面向著東方,平拓著一雙長臂,在盼望,在迎
接,在催促,在默默的叫喚;在崇拜,在祈禱,在流淚——在流久慕未
見而將見悲喜交互的熱淚……
這淚不是空流的,這默禱不是不生顯應的。
巨人的手,在指向著東方——
東方有的,在展露的,是什么?
東方有的是瑰麗榮華的色彩,東方有的是偉大普照的光明出現了,
到了,在這里了……
玫瑰汁、葡萄漿、紫荊液、瑪瑙精、霜楓葉——大量的染工,在層
累的云底工作;無數蜿蜒的魚龍,爬進了蒼白色的云堆。
一方的異彩,揭去了滿天的睡意,喚醒了四隅的明霞——
光明的神駒,在熱奮地馳騁……
云海也活了;眠熟了獸形的濤瀾,又回復了偉大的呼嘯,昂頭搖尾
的向著我們朝露染青饅形的小島沖洗,激起了四岸的水沫浪花,震蕩著
這生命的浮礁,似在報告光明與歡欣之臨蒞……
再看東方——海句力士已經掃蕩了他的阻礙,雀屏似的金霞,從無
垠的肩上產生,展開在大地的邊沿。起……起……用力,用力。純焰的
圓顱,一探再探的躍出了地平,翻登了云背,臨照在天空……
歌唱呀,贊美呀,這是東方之復活,這是光明的勝利……
散發禱祝的巨人,他的身彩橫亙在無邊的云海上,已經漸漸的消翳
在普遍的歡欣里;現在他雄渾的頌美的歌聲,也已在霞采變幻中,普徹
了四方八隅……
聽呀,這普徹的歡聲;看呀,這普照的光明!
這是我此時回憶泰山日出時的幻想,亦是我想望泰戈爾來華的
頌詞。
賞析
有才華的作家跟一般的作者相比,就是有點不一樣,那怕是應命而
作,那怕是匆促成章,也總會顯露出一些天才的麟爪來。
《泰山日出》是篇應命之作自不待言,這在文章的小序中已有
說明。更重要的是,泰戈爾作為東方文學的泰斗,不僅有“天竺圣人”
之譽,還是獲諾貝爾文學獎的第一位世界性詩人。在他一九二四年來華
訪問前夕,“泰戈爾熱”已來勢洶涌。為“泰戈爾專號”寫頌詞,不是
件輕而易舉的事。徐志摩以“泰山日出”來隱喻泰戈爾的文學創作和來
華訪問,表達中國詩人對泰戈爾的敬仰的感情,真是一個卓越的比喻。
這是何等傾心的盼望、何等熱烈的迎候,何等輝煌的蒞臨!詩人以他才
華橫溢的想象和語言,描繪了一幅令人難忘的迎日圖:
我的軀體無限的長大,腳下的山巒比例我的身量,只是一塊拳石;
這巨人披著散發,長發在風里像一面墨色的大旗,颯颯的在飄蕩;這巨
人豎立在大地的頂尖上,仰面向著東方,平拓著一雙長臂,在盼望;在迎
接,在催促,在默默的叫喚;在崇拜;在祈禱,在流淚——在流久慕未見
而將見悲喜交互的-熱淚……
這淚不是空流的,這默禱不是不生顯應的;
巨人的手;在指向著東方——
東方有的,在展露的;是什么?
東方有的是瑰麗榮華的色彩,東方有的是偉大普照的光明——出現
了;到了,在這里了……
這里的想象和構圖都是不同凡響的。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文章通篇
描寫的只是泰山看日出的情景和幻想,歡迎泰戈爾來華只在結尾提到。
詩人的瀟灑,詩人的才華都體現在這里:徐志摩并不把為泰戈爾來華寫
頌詞的大事,當作一項精神負擔,照樣游山玩水,樂而忘返。他不想為
文苦吟,而是興之所至,全憑靈感。但他能把切身的經驗感受調動
起來,融入一種更有意味和張力的藝術創造,即使偷懶取巧,也表現出
偷懶取巧的才氣,不失基本的藝術魅力和奇思妙筆。正因為此,這篇《
泰山日出》仍比一般平庸的頌詞要高明十倍。這不僅體現在作者筆筆緊
扣泰山日出的奇偉景觀,卻又每筆都蘊含著歡迎泰戈爾的情思與贊美方
面;而且反映在獨特的個人經驗與普遍情感的融合方面。特別是前面長
風散發的禱祝巨人的描寫,以及臨結尾時寫這巨人消翳在普遍的歡
欣里,叫人產生許多想象和聯想,最能體現徐志摩的才情和創造性。
然而,這究竟是匆促成篇之作,詩人的才氣也未能遮掩藝術上的粗
糙。首先是這篇文章的文體感不強,前面一大段是散文的文筆,是細致
的經驗與感受的實寫,而后面的文字語氣則明顯是散文詩的,是抒
情的、幻想的、暗示的。這兩種文筆雖然各自都很美,但放在一起則很
不和諧。本來,傳統的、經驗的文體感不強也不要緊,偉大的作家往往
是新文體的創造家,只要自成一體,具有自身氣脈、神韻的貫通和完整
性。藝術創格是好事。但問題在于這篇《泰山日出》恰恰氣韻上前后不
夠貫通,沒有渾融境界,不能自成一格。藝術創造畢竟不是一種可以矜
才使氣的工作,它需要的不僅是才華,還有全神貫注的精神投入和艱苦
的藝術經營。完美的作品,總是才華與自覺藝術經營的平衡。
字體大小  T | T
評分?當前  8.6
  • 1
  • 3
  • 5
  • 8
  • 10
打分
徐志摩散文詩
徐志摩是一位傳奇性的人物,想做詩便做一手好詩,并為新詩創立新格;想寫散文便把散文寫得淋漓盡致出類撥萃;想戀愛便愛得昏天黑地無所顧忌……這,便是此刻我們要面對的徐志摩。他的一生沒有驚天動地的豐功偉業,那短暫得如同一縷飄向天空的輕煙的一生,甚至沒來得及領略中年的成熟便消失了。但即便如此,他卻被長久地談論著而為人們所不忘!本書是他經典作品的精選集,是一本不可或缺的收藏本。

最近更新

南飞鱼开奖结果